本馆动态

【资讯】诗琴画意《二十四伎乐》诗歌分享会成功举办


来源:       发布时间:2019/8/13 10:49:26     点击率:27

御制新翻曲子成,六宫才唱未知名。尽将觱篥来抄谱,先按君王玉笛声。

这是五代前蜀花蕊夫人的一首著名的《宫词》。

1.JPG

被誉为“文物诗人”、“行吟作家”的彭志强将作为分享嘉宾出现在“诗琴画意——‘二十四伎乐’诗歌分享会”上,这次他带上了自己新著的《二十四伎乐》诗集,也让它回到了缘起之地:成都永陵博物馆。

去年(2018年),是成都永陵落成1100周年,《二十四伎乐》诗集是彭志强早在2017年初就开始创作,最初计划是用于给永陵石刻浮雕“二十四伎乐”献礼的诗文集册。在这部诗集中,他用新诗去回望了唐朝的诗歌、音乐、舞蹈还有石刻。


2.JPG


在诗歌分享会上,还有二十四伎乐中的复原乐器演奏环节,表演艺术家们通过他们手里的洞箫、羯鼓、琵琶等传统乐器与那些成文的二十四伎乐诗词一起诗琴共襄,还情与故,让前蜀那个花前月下诗琴共眠的璀璨光年重起涟漪。

在古代,笛、箫、篪(chí)、尺八这四种乐器属于近亲,基本上不分。到了唐朝,随着宫廷乐舞的繁荣,才渐渐细分,横吹为笛,竖吹为箫。


3.jpg


在“诗琴画意《二十四伎乐》诗歌分享会”现场,青城隐士、尺八演奏家陈大华先生吹奏的美妙尺八曲声,就是流行于大唐宫廷并在宋朝逐渐消失的古乐:尺八。它看起来像笛子,正是因为尺八和箫都是笛子生育的儿女。用陈大华先生的尺八曲开场,更是主办方别出心裁地借此“先按君王玉笛声”,向永陵博物馆地宫主人——前蜀皇帝王建留下的1100周年宫廷乐舞“二十四伎乐”致敬。


4.jpg


在唐朝音乐诗中,最富盛名的作品是白居易的《琵琶行》,诗人的命运与诗中琵琶女的命运通过大唐宫廷领奏乐器琵琶之声交织在一起,留下“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这一千古佳句,以及“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这些脍炙人口的盛世唐音。


5.JPG


笛,也是唐朝诗人歌咏诗篇最多的音乐诗。诗仙李白写过令人想入非非的《春夜洛城闻笛》:“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诗圣杜甫写过让人肝肠寸断的《吹笛》:“吹笛秋山风月清,谁家巧作断肠声。”当代诗人彭志强写的永陵吹笛伎,又是怎样的风格?成都永陵博物馆副馆长冯夏、成都联创众娱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EO吴彦霖在分享会上为观众上台朗诵了《吹笛伎》。


6.jpg


作为《二十四伎乐》作者,彭志强曾跨度十五年研究永陵石刻“二十四伎乐”,甚至重走丝绸之路,造访了新疆克孜尔石窟、甘肃敦煌莫高窟、河南龙门石窟、山西云冈石窟。在活动现场,他与观众分享用诗歌、散文来表达古乐之美的幕后故事。


7.jpg


和行走考察杜甫诗踪一样,《将军令》是他用脚步探秘出的晚唐五代前蜀皇帝王建传奇人生的长诗。长篇组诗《风吹永陵》侧重解密中国首个地上皇陵永陵的前世今生。长篇组诗《二十四伎乐》精心解密中国保存最为完整的唐朝宫廷乐舞石刻浮雕,以及汉武帝派遣张骞出使西域开辟的陆上丝绸之路催生前蜀宫廷乐舞的历史谜团。


8.jpg


《二十四伎乐》作为首部围绕一带一路之陆上丝绸之路而创作书写汉唐乐器的现代诗集,彭志强期望对于研究唐朝宫廷乐器、舞蹈、石刻以及唐朝音乐诗的爱好者有所收获。
   




[关闭本页]